沉默是金,大智若愚,以前,我還能假裝...
習慣了暢所欲言,習慣了直線出口
要停止,卻只覺得心悶

只想要逃離,
逃避別人的過錯,逃避自己的過錯,
逃避到自以為的安全地帶

假裝,我為了這裡,改變了多少
假裝,我為了和諧,安靜了多少
但是,其實都是催眠自己的謊言,其實我一點也沒有變
一樣的懦弱
走到哪裡,我還是這樣的我


連,鏡子裡的自己‧都不想看到














t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