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門開著,有奚奚簇簇的聲音傳來...


"你又亂翻垃圾桶!! 都說不可以還亂吃衛生紙!! 不可以!! " 邊說手邊打著
"嗚~~~汪汪~~~" 低吼後退,又一副要咬人的樣子

"啊!" 低頭看了一下手臂,咬了我,一處小洞,一處烏青... 不可置信...
但傷心了三秒,自己又替他找了理由。只是他吼叫的時候,我的手臂離他太近,他不是故意咬的。
第四秒的想法,會有狂犬病? 不會,每年都有打預防針的,又推翻。我,很會找理由。

就像每次打了之後,他還是向我搖著尾巴,
我還是愛你。

"來噢~~吃早飯嚕~~"
"汪汪~~"


t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